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祝融奋勇擒二将 魏延抢功险遭殃
祝融奋勇擒二将 魏延抢功险遭殃
 却说诸葛亮南征孟获,四摛五纵,孟获仍不归降,却使夫人祝融出阵,反抓了蜀军张嶷马忠二将,军威大盛。
-
-  败兵来报孔明,孔明即唤赵云、魏延、马岱三人受计,各自领军而去。次日祝融出阵,先与赵云接战,云诈败拨马便走,夫人恐有埋伏却不追赶。
--
来日魏延又引军搦战,二人战不数合,魏延便退,见夫人不来追赶,教士兵齐声辱骂。夫人大怒,急挺标来取魏延,延骤马往小路而去,见夫人追赶甚急,心里寻思:「丞相要用计拿这番婆,我只一人便将之手到擒来,何必让别人分了这功劳。」当下便改道而行,向那山间林密处而去。夫人颇晓地势,知道前面树茂草毒,蛇虫杂生,藏不得伏兵,便拍马赶去。
-
-  行至深处,魏延回马横刀,正待祝融。只见那祝融夫人年纪约莫二十有几,头戴藤盔,银发如瀑;剑眉碧眼,豹耳粉腮,五官深遂,不似汉人面貌。再向下望去,见她身穿兽甲,袒胸裸肩;虎裙半飘,腿长肉实,全身皮肤褐里透光,平滑如镜。不禁暗赞道:「好一个蛮夷女杰。」-
-
祝融见魏延立马痴望,眼神带有一丝戏谑,更不打话,拍马挺标直往前刺。-
-
魏延舞刀相迎,斗了三十余合,心想:「这蛮婆武艺不下于男子,若要生擒,恐有难度,吾今只可以言语相激。」
-
-  却听得魏延道:「兀那婆子,见到天朝将军神威,还不束手就擒。」祝融隔开来刀,虚刺一标,冷笑道:「你是狗头将军,俺吃虎肉惯了,今日却要宰个狗头来吃。」
-
-  魏延怒道:「你这番婆好生无礼,见了老公还不下跪,尽在搔首弄姿。」祝融却笑道:「俺老公勇猛无敌,熊腰象体,你这小孩般大小也配作俺老公?」魏延怒甚,刀法更见凌厉,喝道:「兀那蛮婆,吾一生御女无数,待生擒了你,教你好见汉人手段。」-

-  祝融虽也好奇汉人手段怎生模样,但生死搏斗,不容他想,当下闭口不答,将手中长标连刺数下,逼得魏延回刀自守。却趁着这空档,取出背上飞刀,唰唰唰地连番射出,一口气射出有三柄之多。
-
-  魏延见飞刀来势凶急,又是近处所发,难以抵挡,便仰身后倾,竟被他一一避过。
--
祝融飞刀甫出,便催马疾前,看准魏延起身的时机,轻舒猿臂,将他生擒过来,掷在地上。
-
-  魏延摔个灰头土脸,待要起身,早被祝融下马一脚踩住,耻笑道:「汉人男子,都似你这般不管用吗?现今倒是谁要看谁手段?」魏延愤恨道:「要杀要剐尽管来,莫多说什么!」祝融叱道:「死活在俺,有你多嘴?」说罢便取出绳索,找颗大树将魏延绑缚了。-

-  魏延不知那蛮人婆子要玩什么把戏,心下惴惴不安,却见祝融将身上衣着脱个精光,二颗古铜大乳跃然而出,乳尖如指,转动不休。又见她连裙摆内里也褪个一干二净,露出一丛金褐色草地,包裹住二片肥皱耻肉。
-
-  魏延瞪大了眼,口水猛吞,呼呼呜呜说不出话来。
-
-  祝融逼近笑道:「不是要让俺瞧瞧汉人手段吗?尽管使来。」说罢便将豪乳压在魏延面上,双手挤弄,挤得魏延脸色发青,喘不过气来。-

-  又看准魏延大口喘息时,把半边乳房送上口去,用手掐住魏延双颊,叫他不能咬住。半晌抽出,狠狠甩了魏延二巴掌,道:「汉人手段便是这般?敢戏耍俺?要你何用!」便欲取刀砍了魏延。-

-  「且慢!」魏延被压得鼻肿嘴裂,涕泗横流,叫道:「夫人且住手,魏某有话要说。」夫人道:「死前有何遗言?」魏延道:「夫人要看我手段不难,只是某手脚被缚,难以施展。」-
-
夫人冷笑道:「俺若放你,岂不反杀于俺?」魏延曰:「夫人武艺绝伦,如天神下凡。又生得貌美如花,看得魏某意乱神迷,诚心拜服。」夫人娇笑道:「饶是你眼睛未瞎,也知俺美,却不可轻易放你。」便取绳把魏延颈项给绑了,留下尺余,将另一头绑在树上,再替他身上松绑开来。-

-  魏延手脚一舒,便将自己也脱个赤条,伸手就要来抱祝融。祝融迎上,与魏延肉躯互黏,手脚交缠,口与口相碰有声,肢体间轻擦淡磨。
--
魏延嘴里灵动如蛇,左缠右绕,上舔下含,亲得祝融嗯哼连连,兰香狂喷。-

-  魏延又亲上祝融耳际,吸咬着肥嫩冰软的耳垂,并将舌尖钻向耳内,钻得祝融歪头扭颈,呻吟连连。-
-
这魏延其他地方也没闲着,双手抓住祝融的二片肥臀,抓了又松,松了又抓。-
-
一会儿转到祝融身后,将龙根夹在温暖股间,上下前后地磨着蹭着。双手从祝融腋下伸出,横握住二颗圆滚滚肥滋滋的弹乳,
-
-  却说魏延握住二颗圆滚滚肥滋滋的弹乳,本拟蛮肉粗厚,不甚趁手,未料二粒铜乳入手即化,指尖所触,如水波荡漾,与适才揉捏过的肥臀触感全然不同。-
-
原来这祝融夫人弓马娴熟,自幼在马背上长大,这股肉锻练有素,自然肥中带劲,软硬兼并。但这胸前豪乳却不曾锻练过,最多是孟获夜夜按摩,反使得它们日益滋长,生成现今这幅硕大饱软,却又胸型典美的模样。
-
-  魏延心里感动莫名,又缓缓转到祝融面前,怔怔地欣赏这南蛮美宝,不禁落下二行男儿泪。他口中轻呵,嘟嘴慢慢亲上那粒小指节般大小的红褐乳头,但觉触感亦是软嫩,轻轻地吸了一吸,竟似面条般弹口柔顺,却不敢大力吸吮,就怕吸坏了这水做的蜜豆。-

-  祝融一把将魏延提了起来,照头甩了二个耳光,怒道:「俺叫你来服侍,尽在那摇摇晃晃,哭哭啼啼个什么劲?」说罢将魏延推倒在地,一屁股坐在他的脑袋上,喝道:「快给老娘舔个痛快!」魏延泪流满面,口鼻里尽是一股腥骚味,当即忍辱负痛,伸舌鹿舔了起来。不一时,只觉口中腥液,逐渐生出一种甜香,只道南蛮婆夷,果然不同于汉人女子,却不知这种体质,只有南蛮极罕的上古遗族才有,而祝融夫人正是这支异族的后世。
-
-  魏延听得祝融不断地扭腰喝叱:「汉狗快舔,快!快!」情急生智,仰起下巴,用自己的钢胡乱髭对起穴口这么刷磨起来,果然刷得祝融娇喘连连,赞道:
-
-  「这汉人手段果然有二下子。」却不知普天下汉人之中,再也找不着第二人会此功夫了。-
-
魏延刷的脖颈酸麻,满腮铁须沾满晶莹爱液,像极了初生的乳羔,全身满浸羊水,一片温暖祥和的景像。-

-  祝融再也按耐不住,退坐至魏延下身,瞟了一眼小巧丑怪的鸡巴,就这么握放进自己搔痒难耐的蜜穴之中。
-
-  只听到祝融呼喝之声不断,狼腰扭摆,如波似浪,双手握住自己肥乳,肆意揉捏。下边肉井一张一合,汲取着魏延娇弱的丑物。噗滋答噗滋答的声响隐隐传来,祝融长空一喝,惊得虫鸟四飞,竟是比魏延先泄了身。
-
-  祝融脸带羞赧,未想在此输了一阵,便卖力缩合,腰枝扭如弹弦,终于让魏延眼珠一白,股肉紧缩,即将泄出。这一瞬间祝融迅速抽身,将魏延龙根大力握住,朝前一瞄。魏延啊地射出一滩浓浊白精,在空中划下一道优美的曲线,啪的一声淌溅在自己脸上,这种自我颜射绝景,当真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-

-  休息一阵,魏延听祝融喊道:「汉狗再来。」正欲发作,待见到祝融神威怒目,只好喏喏道:「是,是,只是小人气力暂尽,不如夫人帮小人那处含上一含。」夫人恶踹了魏延几脚道:「要俺含什么?」魏延忙改口道:「我自己含,我自己含。」却慢慢起身,双手套弄起来。
-
-  良久,小鸡渐有展翅之姿,魏延大喜,待转身再战。背后祝融却踢来一脚,那美脚穿过胯下腿间,不偏不倚地踢在魏延卵蛋上。疼得魏延闷哼一声跪倒在地,登时小鸡折翅,再也飞不起来了。
--
隐约听得祝融不耐烦道:「拖拉什么?等得老娘火都消了,快把衣甲都穿上了。」说完便把衣甲掷在魏延身上,自己也穿戴整齐,挺标上马。-

-  待魏延别别扭扭的穿好衣甲,便要他自解束缚,拿刀上马再战。-

-  祝融道:「你这汉娃子胯下没几两功夫,刀板上功夫倒还了得,再陪老娘打个几百回合,俺打得尽兴了,便放你回去。」-
-
魏延连声称是,翻身上马,腹下又吃一痛,心里寻思:「这蛮婆似有用不完的精力,吾今手脚酸软,只怕十合便给她打倒了。」当下唯唯喏喏,忽地喊道:
-
-  「夫人看镖。」手里掷出一物,飞向祝融门面。祝融不慌不忙,举标隔开来物,仔细一看,却是魏延内裤,气骂道:「小贼讨死!」却看魏延趁这空档拍马逃去,立即也骤马马急驰,定要将他斩杀。-
-
魏延转入山僻小路,忽听得背后一声响亮,回头视之,见夫人仰鞍落马。
--
原来马岱久伏在此,用绊马索绊倒,就地擒缚,送投大寨而来。-

-  之后孔明便用夫人换回了张嶷马忠二将,行功论赏。众将皆赞那祝融夫人武艺绝伦,若非魏延诈败有功,定然难擒。犒赏已毕,孔明号令全军养息蓄锐,来日再战南蛮。
-
-  【完】